主页 > 人脸百科 >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评不雅事件彙编(aka 懒人包) >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评不雅事件彙编(aka 懒人包)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评不雅事件彙编(aka 懒人包)

村上春树的长篇小说新作《刺杀骑士团长》,今年七月被本港淫亵物品审裁处评为第二类不雅物品,早前更在书展禁售,惹来文化界炮轰。此懒人包尝试彙整淫审事件的相关报导与后续评论,并分为四部分:一、回顾淫审处公布评级的相关报导;二、选录文化界人士的回应;三、整合香港文学馆与其他团体发起的联署及记者会的报导;四、补上长篇的文化评论文章。所有报导及文章均附上连结,以供参详全文。


以此懒人包所收文章计算,淫审事件在不足一个月内至少有60篇相关报导和20篇评论文章。虚词编辑部将继续密切留意事态发展,持续更新。


首先在此交代淫审事件时序表:


7月12日:淫审处在《星岛日报》发出公告,将《刺杀骑士团长》暂评为第二类不雅物品。根据相关条例,第二类物品不得向18岁以下人士发布;发布时须以封套把物品密封,并在封面及封底印上警告字句。同一公告上并置的还有《龙虎豹》第913期。


9545874535203207


7月17日:根据条例,可要求全面聆讯的5天覆核期已结束。


7月18日:香港书展在湾仔会展开幕,多间参展商须把《刺》下架,并在展摊当眼处贴出告示。


7月19日:宋子江于下午5时33分在脸书发帖,指原以为淫审一事是恶搞,帖文在脸书上引起热议。5时41分,《立场新闻》报导事件;至晚上7时54分,《苹果》即时新闻再有报导,事件在网上广传。


7月21日:香港文学馆与多个文化团体发起网上联署,要求当局撤回裁决,并向公众交代审裁过程之细节和理据。


7月26日:淫审处无视社会人士争议,在14天上诉期结束后,正式评定《刺》为第二类不雅物品。


7月31日:截至当日下午1时,网上已收集到共2,538人与19个团体联署。香港文学馆联同多名文化界人士与立法会议员召开记者招待会,促请淫审处交代事件及修订相关条例。


一、淫审处评级及书展下架

淫亵物品审裁处在本月12日(上周四)在《星岛日报》上发公告,将《刺杀骑士团长》第一部意念显现篇及第二部隐喻迁移篇,暂评为第2类物品(不雅物品),同一通告上还有《龙虎豹》。淫审处完成暂评后,出版人或发行人可于五天之内,要求淫审处举行聆讯覆核,若出版人没有要求覆核,暂评结果仍有可能令出版人负上刑事责任。根据《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》,发布第II类物品,审裁处可附加条件,规限发布条件。

村上春树新作《刺杀骑士团长》 暂评为二级不雅物品(明报即时新闻,七月十九日)


榆林书局、乐文书店、田园书屋、时报出版等多个参展商昨已将村上春树新书《刺杀骑士团长》下架,并在展摊当眼处贴出告示。田园书屋负责人指,该书去年底在日本推出已售出过百万册,今次由日本购入五百本作为书展主打书籍之一,过去两日已售出近一百本,原预计可在书展全部售出,惟淫审处突然将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评为第二类不雅物品,感到愕然,「书都推出了大半年,现在才被评为不雅,打乱我们的销售策略。」

村上新作书展下架 粉丝失望书商无奈 已出版半年 打乱销售策略(星岛日报,七月二十一日)


更多相关报导与文章:

7月19日:

淫审处暂评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不雅须包胶(立场新闻)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与《龙虎豹》同被评二级不雅 贸发局禁售(苹果即时新闻)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淫审处暂评不雅(Now 新闻)

淫审处: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暂评为不雅 与《龙虎豹》同级/记者:邓颖琳(香港01)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淫审处评二级不雅 与《龙虎豹》同级(头条日报即时新闻)

与鹹书同类村上春树新作列不雅刊物(on.cc东网)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列不雅竟与《龙虎豹》同级(热血时报)

不雅定义包括暴力腐化可厌 书迷:村上不嬲描写露骨(苹果即时新闻)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评不雅书展商急急抽起(橙新闻)

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评为第II类不雅书 书展书商急回收(头条日报即时新闻)


7月20日:

村上春树新作列第二类不雅(东方日报)

村上春树新书列二级不雅(成报)

云尔录 : 淫审评村上新作不雅 书展数档停售(信报)

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评「不雅」需下架 书商无奈:影响销情(星岛日报即时新闻)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评二级不雅 书展禁售(谜米香港)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与《龙虎豹》同被评不雅书展禁售(香港经济日报)

《刺杀骑士团长》 绝迹书展 书迷大呻好失望(苹果即时新闻)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遭评不雅 淫审处成员:评级无时间阅读全书(明报即时新闻)

评《刺杀骑士团长》不雅 淫审处审裁成员日薪955元 有何职责?/记者:李家伟(香港01)

村上春树新着遭评不雅书展内地讲者:有规则就要遵守(明报即时新闻)

村上春树惨遭淫审处DQ刺杀骑士团长不应绝迹书展(香港01)

村上作品被评不雅 明光社蔡志森点睇?(立场新闻)

村上新小说被评不雅惹争议 前成员吁改审裁小组组成 指有宗教团体动员加入(立场新闻)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评不雅书店贴警告图书馆列18禁/记者:朱雅霜(香港01)


7月21日:

村上春树新作裁二级不雅公共图书馆闭架成年方可向职员索阅(明报即时新闻)

日媒报道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评「不雅」 图书馆闭馆只供成人借阅(852邮报)

村上春树新作被评不雅多间日媒报道事件内容重提雨伞运动/记者:李家伟(香港01)

《刺杀骑士团长》书展下架 展商怨迟通知影响生意(成报)

村上春树着作列不雅 丑出国际 淫审裁决不公开理据 黑箱作业(成报)

村上新作评不雅淫审处炮製笑话(东方日报)

质疑评村上新作不雅理据 书商 斥淫审委员不专业/记者:袁楚双、张文铃、严敏慧(苹果日报)

村上新作被评不雅黄子华讽:花两周才读完淫审处仅两日便评级/记者:陈倩婷(香港01)

指裁判官主导过程 聚焦裸露内容 淫审处审裁员:两小时评5作品 难看整体(明报)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与成人杂誌同列「不雅物品」,香港淫审处都怎幺审的?/Abby Huang(关键评论)

浅谈淫审处评审制度/林兆彬(众新闻)

把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评为不雅的人,可能有这种病/林勉一(立场新闻)

淫亵例检讨10年 至今未交修订(明报)


电视新闻专题:

【时事全方位】淫审处裁决符社会期望?(Now 新闻,八月二日)

【Sunday有理讲】点先算淫亵、不雅?(有线新闻,八月五日)


二、文化界人士之回应

朗天认为,「这本作品绝对不是村上春树写得最鹹湿的作品」,如要数性的描写,村上另一作品《挪威的森林》当中有关性的描写才是小说的重点,故认为今次的决定涉及很多人为因素,「是人治」,只是偶然,亦批评淫审处决定荒谬。

《刺杀骑士团长》《龙虎豹》并列 村上春树小说暂评不雅 书展下架(明报,七月二十日)

13111223439816988

作家陶杰斥责淫审处评级愚昧,「佢多年嚟都係诺贝尔文学奖大热候选人,如果佢嘅作品真係咁不雅,你估瑞典文学奖嘅评审会唔会畀佢成为候选人?」他又指,历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作品中,不乏对性爱、暴力情节的描写。

本身是村上春树迷的作家陈慧亦形容评级无法接受,「我真係唔觉得内容有乜嘢不雅」。她强调,虽然作品有描述性爱情节,但当中的内容属意象描写,而且具象徵意味,她认为将世界级作家的小说与不雅作品扯上关係「好ridiculous(荒谬)」。

文化评论人邓小桦说,村上春树作品的性爱场面描述都很温和,并非特别挑衅、特别露骨。她续指,如果村上的小说也列为不雅,四分三西方文学作品都要包胶,「到时香港出版界会陷入一个好唔环保嘅局面,文化界亦都好难接受」,她慨叹淫审处今次评级是破坏香港的文化形象,令人质疑这个城市的判断能力。

2018书展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评不雅物品 村上新作书展下架 陶杰闹愚昧 陈慧斥荒谬/记者:罗智坚、何逸蓓(苹果日报,七月二十日)


2014年香港书展年度作家董启章就说:「按照这个(淫审处的)标準,我的书也应无法进入书展,而我当年的年度作家资格也应该被褫夺了。」

宋子江接受「虚词」访问时表示:「问题关键在于——淫审处有没有对所有作品一视同仁?村上春树的其它小说也有色情描写,是否都有列『不雅』?还有外国作者如纳博科夫等,他们各种语言版本的作品都要列作『不雅』?目前来讲,显然并非如此。」

崑南听闻此事后,与「虚词」谈了他的想法:「《刺》中有很多性爱描写片段,听闻如果作品中有男性『勃起』、女性『张开』的描写,就会被判(不雅或淫秽),所以有些作品就会用『垂下』、『合埋』……」他认为比起视觉画面,文学的想像空间更加大,(而的确以往对于文字的审查比图像更为宽鬆);而如今文字若因其想像的幅度就要遭受如此待遇,或会扼杀创作空间。

150447995585002

《刺杀骑士团长》遭淫审处刺杀,「不雅」书籍谁说了算?(虚词,七月二十日)

陈子谦慨歎,而这件事也引发他将此前的文学争议串联起来:「淫审处、中文文学创作奖和书展受到非议,其实是同一件事︰政府文化机关的策划人和把关者,很多都不看书,不懂文化。语法、巿场和道貌的磨刀声霍霍,文学?肉随砧板上。」

对于「鹹湿」、「核突」有限的接受能力,以及文学阅读能力,也让金佩玮一针见血地提出:「就是这些事件,令香港从一个大都会倒退成回一条小渔村了。(虽然做小渔村都很不错,但那就别向人吹嘘自己是大都会)」。

认识淫审过程!鹹湿可以,核突唔得(虚词,七月二十一日)


董启章脸书:怎料一拿起《衣鱼简史》翻开,第一页便赫然是明刀明枪的性描写,看了几行便已经不敢卒读,也不必去数那些性器官和动作出现的次数了!铁证如山,还敢抵赖?我明知自己罪无可恕,便唯有公开招认。在书的封面上,竟然还印有「2014 年香港书展年度作家」一串大字!能不教人惭愧得无地自容?我绝不庆幸当年能够瞒天过海,更应该为自己的恶行而真心忏悔。为了维护香港社会的道德高洁,杜绝无耻之徒以文学之名歪风败俗,我恳请当局褫夺我当年「年度作家」的衔头,以儆效尤!

几个文学团体将于周六(4 日)在书店「艺鹄」举办《刺》的讲座。主办人之一、《微批》主编谭以诺说,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如高行健的《一个人的圣经》、莫言的《檀香刑》等,都含有极多性爱描写,《刺》对比上述小说不应评为不雅。

称旧作情节鹹湿 董启章「自首」 撰文谈村上春树风波 自求褫夺书展年度作家衔(明报,八月一日)


赖明珠大感惊讶,认为直接把性爱场面等于不雅,实在过分保守:「大家把『雅』读错了,雅其实包括了现存的不雅跟雅。我们可否着眼文字的信息、艺术、感性?雅的弹性很大,艺术品有些大家感到美丽、温柔,亦有悲惨、残忍,均包括在雅裏,因为创作原意是表达人生。」

独家专访:性爱场面等于不雅 村上春树译者有话说/记者:刘彤茵(明报,八月十三日)


更多文化界人士之回应:

村上春树新作被淫审处评为不雅 填词人周耀辉:冇可能接受(苹果日报,七月三十一日)

在「下品城市」读《刺杀骑士团长》/莫哲暐(立场新闻,七月二十三日)

淫审没常识/马杰伟(明报,七月二十四日)

马逢国在哪里?/马家辉(明报,七月二十四日)

村上春树与《龙虎豹》/林夕(苹果日报,七月三十日)

辱港有罪/王贻兴(星岛日报,七月三十日)

村上春树要包胶/伍淑贤(文汇报,七月三十一日)

不雅,与面斥不雅/毕明(苹果日报,八月五日)

给写情色的未成年 文学作者的信/黄怡(明报,八月五日)

「优待」村上春树/石琪(明报,八月十二日)


三、联署行动及记者会

香港文学馆于7月21日发起网上联署,要求淫审处撤回有关裁决,截至今午3时半,共收集到2375个个人以及18个团体联署支持(按:截至7月31日共收到2,538人与19个团体联署),当中包括各界名人,如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兼任副教授马国明、浸会大学人文及创作系教授罗贵祥、作家卓韵芝、填词人周耀辉、诗人黄裕邦、时事评论员刘细良、艺术家白双全、独立导演兼演员卢镇业等。

文学馆称忧虑是次判决将成为本港极坏的先例,要求淫审处向公众交代,公开审裁过程的细节和理据。该馆并要求淫审处承诺改进,此后以更客观、更合乎常识的角度去对待文字及艺术作品。

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评二级不雅 文学馆:试透过马逢国与淫审处沟通不获回应(明报,七月三十日)


拥有三个文学学位的文化研究学者陈清侨斥,事件触碰香港出版、言论及创作自由的三条红线。他指淫审处早在1994年因报章刊大衞像评为不雅已令香港丢架,24年后竟再度令港蒙羞。他斥淫审机制千疮百孔,法律无要求淫审处交代理据,淫审人员又只阅读性爱部份而非整本作品,「你唔睇晒根本冇资格评级。成个制度不进则退,到底去咗咩蛮荒世界?」

大爱同盟梁兆辉亦质疑淫审过程缺乏客观标準,淫审员欠缺文学背景,反指《圣经》也有性爱暴力场面,甚至乱伦,「係咪都要查检?」有份联署的填词人周耀辉指事件不是独立出现,亦无法接受此评级,「之前已有一连串言论自由、出版自由受到危害情况,如图书馆将疑涉同性恋童书闭架,所以呢次事件触发我哋咁多人需要做啲行动,表达我哋关注嘅一件事」。

立法会议员陈志全形容,今次是文学界的灾难,「担心有一日《红楼梦》都要包胶」。至于裁决背后疑与村上支持雨伞运动有关,他指当局更应尽快公开理据及撤回评级,以释疑虑。他续称,商经局3年前已为《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》提修例建议,包括把审裁员总数由500人增至1,500人,及把每次聆讯的审裁委员人数,由最少2人增至最少4人,但至今未有修订,将在议会上跟进。

恐圣经红楼梦都要查 村上新作列不雅 文化界联署抗包胶/记者:李咏希(苹果日报,八月一日)


资深文学及艺术研究者张秉权说,对淫审处决定感沮丧和愤怒,认为审裁员以一般常识去评定文学作品,欠缺对文学作品应有的知识、教养和学问,直言「唔甘心愚昧嘅判决令港人受害」。

中学视艺科老师杨秀卓表示,会以《乳房的历史》作为中二学生教材,书中也有耶稣及圣母玛利亚的性器官图像,但这书是经典作品,已用了18年,教了3600多名学生,「难道又说是不雅作品」?

2500人促撤村上春树新作不雅裁决/纪晓风(信报,八月一日)


更多相关报导:

7月31日:

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评不雅物品 文化团体要求淫审处撤回裁决及交代/记者:麦马高(香港独立媒体)

村上春树新书被裁不雅团体联署要求淫审处公开裁决原因/记者:李家伟(香港01)

逾二千五百人联署要求淫审处撤回把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评为不雅之裁决 联署者:裁决令香港蒙羞 忧影响出版言论自由/记者:Kevin Li(TMHK)

团体促撒回《刺杀骑士团长》「不雅」裁决 批审查制度有漏洞(星岛日报即时新闻)

【村上小说不雅?】学者斥淫审处令香港人蒙羞 业界促公开裁决理据(立场新闻)


8月1日:

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评二级不雅 文学馆收2千联署促撤回(am730)

村上春树新作列不雅 团体斥淫审处违常识(东方日报)

村上春树新书被裁不雅 团体要求淫审处交代(都市日报)

日媒疑曾与公开撑伞运有关/纪晓风(信报)

《刺杀骑士团长》被评「不雅」 有业界人士要求淫审处撤回裁决(橙新闻)

面斥「不雅」——香港文学馆促淫审处撤回裁决/记者:黄柏熹(虚词)


四、文化评论

要区分色情(pornograghic)和情色(erotic)文学其实也不困难,前者旨在勾起读者性慾但不负责安放,后者则有处理、导向,以至提升。情色一定要有美学,色情不一定要有美学,甚至通常无法通过审美一关。故此,严格来说,情色文学才算是文学,色情只是文字。

情色对村上春树的文学世界意义何在?/朗天(端传媒,七月二十八日)


在资本主义过度发展的社会,生活变得愈来愈虚空,村上小说被评不雅事件至少提醒了我们两件事:1) 人们不是只有面目和衣服,也要有脑袋和身体;2) 语文教育非常重要,但那只是没有灵魂的衣服,而文学欣赏更重要,因为那属于能滋养灵魂的脑袋。


9584431968937683

只有足够成熟的灵魂,才能读懂坦白描述的身体/韩丽珠(虚词,七月二十八日)


全民艺术教育追不上艺术产业发展的速度,再多国际级大型艺博、艺廊立足本地、再多建设大型当代艺术馆,其实社会根本未做好迎接的训练和準备;文学、漫画,无论作者知名与否,仍多番被淫审阻挠发布,让「性」继续被污名、性知识只能继续于地下、网上苟且交流;高举性别政治不正确,摆明车马侮蔑女性/性小众的剧集、综艺、名人言论打开电视就见,开拓视野、刺激思考、琢磨品味的艺术、文学创作就被剥夺自由,套上铸刻着「淫秽」的脚镣,举步为艰。

淫审处,你未见过大蛇痾尿!/黄嘉瀛(虚词,七月二十五日)


因为正如德里达(Derrida)所说: 「文学大概就处于一切的边缘,几乎是超越一切,包括其自身,或许比世界更有趣……文学是能够『讲述一切』的原则,一种反规约的规约,一种倾向溢出规约的规约。」于是,无论你喜欢与否,文学也会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一个前线战区,因为社会或政治的规约总会把文学当成敌人。

而当书展这项重点的文化活动日益降格为出版物的散货场,挂起文学的旗帜而又不鼓励人们大胆反思文学的本质、文学的责任、文学的界限等问题,实质上就是架空文学为无关重要的消费活动。于是,向文学的突袭和欺负,就会在光天化日进行。

文学最黑暗的一届书展/罗永生(明报,八月三日)


更多相关评论:

查禁村上春树的 法西斯操作/朗天(明报,七月二十二日)

村上春树小说评「不雅」/安裕札记(am730,七月二十五日)

淫审处大剖析:村上春树为什幺会被香港禁售?/洪晓娴(端传媒,七月二十六日)

黄子华遇上淫审处:香港文化的不雅、小雅、未成大雅/马杰伟(明报,七月二十七日)

【读书好】村上春树与香港道德战争/刘细良(苹果日报,七月二十七日)

解散淫审处 阅读无禁区/颜纯鈎(明报,八月十日)